公历:

藏语新词术语规范化正当其时
文/青禾

任何一种具有生命力的语言,它的历史都必然是一部规范发展史。藏语也不例外。

自1300多年前,吞弥·桑布扎创制了藏文字之后,藏语便开始在青藏高原生根发芽,开出了绚丽灿烂的花朵。藏语发展到今天,其生生不息的秘密之一,就是对新词术语的吸纳、整理和规范。

当“微信”、“萝莉”、“高富帅”等词语在汉语世界大行其道之时,因为没有统一规范的翻译,藏语却有些尴尬。在时代面前,古老藏语再一次迎来了新的挑战。

藏语新词术语规范化正当其时。

◎中国藏学出版社社长周华。 易文雯 摄

◎民族出版社编审江嘎。洛桑阿铁 摄

二十年的足迹

“与国家标准相比,老百姓对于藏语新词术语的规范需求更为迫切。” 前来参加第三届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藏语术标委)二次会议的江嘎在谈到藏语新词术语的规范时,表达了他的看法。

江嘎是民族出版社编审,全国藏语新词术语翻译审定专家委员会委员。与其他专家不同的是,江嘎还曾担任藏语术标委秘书长,可以说是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近20年的参与者与见证者。

1995年,全国术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少数民族语特别分委员会成立,分委员会之下设语种工作委员会,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就是其中之一。藏语术标委成立后,秘书处一度设立在民族出版社,第一届藏语术标委主任由民族出版社原总编戴贤担任。民族出版社的前身是中央民委参事室。1950年,中央民委参事室翻译出版的包括藏文版在内的少数民族文字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以下简称《共同纲领》),堪称新中国民族出版史上的里程碑,可以说是新中国民族翻译出版工作的开端。1953年,民族出版社正式成立,而且在建社时就设立了藏文室。60年间,民族出版社翻译出版了4000余种藏文图书,发行量达1000 多万册。其中,包括《藏汉大辞典》、《汉藏对照词典》、《英藏汉对照词典》等工具书至今仍是我国藏语文最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工具书。江嘎说,“民族出版社在翻译出版工作中为推动民族语言文字中新词汇的形成和广泛使用做出了贡献。”

2005年,藏语术标委进行了换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担任第二届藏语术标委主任。秘书处仍设在民族出版社。在第二届术标委的指导下,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民族出版社、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等单位联合完成了《藏语术语工作原则与方法》、《藏语术语工作:词汇第1 部分:理论与应用》、《藏语术语工作:概念和术语的协调》、《藏语术语工作:计算机应用词汇》、《藏语辞书编纂的一般原则与方法》、《藏语辞书编纂符号》及《藏语辞书编纂基本术语》等七项标准,填补了藏语术语工作中的空白。

但是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在实际中也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组织机构不顺畅。秘书处设立在民族出版社,但是出版社单位小,藏语术标委的工作缺乏资金保障,有种小马拉大车,带动不起来的感觉。多名接受采访的专家都有这样的感受。

在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热地的关心和积极推动下,2012年11月,藏语术标委三届一次会议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召开,此次会议将秘书处由民族出版社调整到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理顺了藏语术标委的工作机构关系。不但工作经费有了保障,秘书处的工作条件得到改善,而且进一步提高了工作效率。从2012年至今的工作实践证明,由藏研中心牵头协调,民族出版社和各有关方面积极参与的新架构,打开了藏语新词术语标准化和规范化工作的新局面。

◎《西藏日报》译审扎西班典。易文雯 摄

◎民族出版社编审普日科 。洛桑阿铁 摄

规范的必要

在制定国家标准的同时,另外一种现象引起了江嘎的注意。随着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藏语新词术语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但由于各地方言的存在和规范化工作的滞后,同一新词存在多种不同说法的现象,对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产生了一些影响。

语言是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缺少的交际工具,是承载文化、传递信息的最重要手段,如果语言的使用缺乏明确的规范,就会影响到语言社会功能的发挥。对于藏语来说,同样如此。

民族出版社编审普日科介绍说,“事实上,藏族历史上就有名词术语的审定与统一。早在1300多年前,翻译佛经时,吐蕃的赞普就曾三次规范统一新词术语,用行政命令来规范,类似于现在的藏语标准化委员会。桑耶寺还有专门的翻译机构——翻译洲。”

“此前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就是做国家标准的,新词术语的规范并没有纳入其中”,江嘎说,“很多专家对比有异议,但我认为,对于藏族群众来说,真正需要的是新词术语的规范。” 2007年,江嘎给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热地写信,反映藏语新词术语说法五花八门、标准化和规范化工作存在的严重问题。中央有关领导和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由此明确了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委员会的职责:负责组织实施藏语新词术语的收集、整理、规范工作,定期审定发布并出版规范的新词术语(尤其是政治术语、科技术语与和新词语)。

中国藏学出版社社长周华认为,“相对于社会的飞速发展,藏族术语的标准化工作非常滞后,特别是一些新词术语。现在很多民间机构在编词典,但水平参差不齐,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所以藏语新词术语的翻译审定非常必要且有意义。”

《西藏日报》译审扎西班典说,“去年西藏对藏语新词术语进行了9次规范,审定600多条词条,但没有全国性的规范。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新词术语层出不穷,全国性的规范很重要,这项工作必须要抓紧。”

◎专家在认真审定《2013年度最新新词热词藏文翻译(讨论稿)》。易文雯 摄

 

审定的纠结

此次会议上成立了由41 名藏语专家学者组成的全国藏语新词术语翻译审定专家委员会,并对包括时政类、经济类和社会类等三大类共126个新词热词的翻译进行审定。审定过程中,“高富帅”、“女汉子”、“萝莉”、“你懂的”等社会热词,让各位专家讨论得热火朝天,争得面红耳赤。

事实上,翻译新词术语遇到的难题一直存在。江嘎曾参与翻译《马恩选集》、《毛泽东文选》、《邓小平文选》等著作,其中“实事求是”等在藏语中并无对应的词汇,应该如何翻译,曾经难倒了大家。“现在很多词汇都是从汉文翻译成藏文,如果对汉文的理解不到位,翻译自然不到位。翻译要符合藏语习惯,符合藏语文化特征。”对于目前藏文翻译乱象,江嘎一针见血。他认为,藏文翻译一要看语意,二要看语境,“比如‘萝莉’一词,如果翻译成漂亮的小姑娘,就失去了原本的意思,丢失了原本的信息。翻译就是用这种语言来表达另外一种语言中的信息,也就是信息的转换过程。所以能保留的信息要尽量保留。”

普日科则认为翻译时尽量以书面语为准,通俗、简练,词汇概念要清晰,不能混淆。“比如,‘中国梦’一词,直译为中国的梦想,但是‘梦’在藏族群众中有虚幻的意思,意译为中国的理想比较好。”此外,方言问题需要慢慢解决,可以吸纳生动、形象的词汇,吸收民间智慧。

在周华看来,民族之间的交流沟通,最重要的就是翻译。“‘翻译’一词,在藏文中的意思就是‘世界的眼睛’,是看世界的一种媒介。”但是很遗憾的是,现在翻译人才非常缺乏,“没有人才,翻译质量无法保证,与老百姓脱节,老百姓也看不懂,是一种恶性循环。”

推广的难度

审定后的新词术语如何推广,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对于审定后的新词术语的推广,周华提出“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委员会应该提高到国家层面,强制性、法律性要加强,定期发布审定的新词术语,藏文出版物要统一,这样才能更好地推广。”

“统一”是各位专家的共识。普日科认为,出版物之中的工具书——词典必须要有统一的规范。汉语中有编词典的相关条例,但藏语并没有此规范,以至于现在很多藏语词典水平参差不齐,严重影响使用。今后,词典等工具书的编纂“准入机制”要加强,比如在全国藏语术语标准化工作指导委员会的授权、指导下,才可以编词典,颁布的条例要有法律效力。

作为西藏自治区藏语使用的大单位,《西藏日报》每天的翻译量达3 万多字,也是审定后的新词术语向广大藏语使用者推广的主要媒体力量。译审扎西班典认为,审定后新词术语的发布,有利于基层工作人员,用藏语准确表达党和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让更多老百姓受益。涵盖经济、科学、文化等多方面的词汇,将对藏语文建设发挥重要作用。

此外,推广中的“监督”也是专家口中的高频词。新词术语审定后要经权威部门发布,对报纸、报刊、电台、电视台等机构在使用中要加强监督,建立检查纠错机制,制定相应的奖惩措施。江嘎说,“随着推广和监督力度加大,老百姓会使用得越来越多,认可度也会越来越高。”

普日科的建议则更加具体,“现在很多店铺的广告招牌等错误很多,审定新词术语后,应该加强监管,对于有错误的要给予一定处罚,招牌制作单位必须要有许可证……这些都需要规范,用行政手段来执行。”

语言遵循“约定俗成”的原则,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通常存在一种“先入为主”的现象。普日科举例来说,建国初期“民兵”、“人民”等词语,西藏有一套自己的词汇,后来民族出版社最新的翻译出来之后,规范了这些词汇,但老百姓还是用之前的词汇。现在西藏及四省藏区都有自己的语言管理机构,新词出来后,他们会马上组织人员翻译,然后颁布出来。藏语术标委的工作则相对慢一些,与地方颁布的新词翻译存在的矛盾与冲突该如何解决是个难题。

尽管如此,作为一种有生命力的语言,藏语的改革仍然势在必行。“藏语需要与时俱进,不能原地踏步。”普日科说。当前,西藏和四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迅速,各行各业对新词术语标准化规范化的要求越来越高,藏语术语工作也越来越得到社会的高度重视。此次会上,指导委员会和专家委员会的成立,《新词术语藏文翻译规范和推广应用》办法的通过,必将推动藏语术语工作的发展,为西藏和四省藏区的跨越式发展提供更加科学、全面的语言支撑和服务。

联系我们 | 电子刊

主办:中国西藏杂志社  编辑出版:中国西藏杂志社

地址:中国 北京 府右街135号   邮政编码: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权所有 中国西藏杂志社 京ICP备17049894号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