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藏历:

阳光这边独好

 

阳光下的布达拉宫。定真桑 摄

◎在拉鲁湿地过冬的水鸟。定真桑 摄

龙王潭的石拱桥。定真桑 摄

 

◎转八廓街。 土登旺扎 摄

◎转经的人们在歇息。定真桑 摄

◎在大昭寺前朝拜的人们。土登旺扎 摄

 

回到内地刚刚十来天,每天看着雾气迷蒙、灰暗阴冷的天空,不由得深深怀念起拉萨的灿烂阳光。

说到光照,一般人只知道高原上光照时间长、紫外线强,不小心的话皮肤会被晒伤,而不知道太阳对于高原人民的特殊恩惠和作用。天寒地冻的季节里,当内地各大城市终日被湿冷浑浊的雾气弥漫包围时,高悬于拉萨上空的太阳,使天地明亮,大地温暖。

进入11月份,拉萨迎来了足够热烈、足够灿烂、足够温暖、足够多情的冬季。的确,在寒冷的冬季,太阳总是特别眷顾高原古城拉萨,勤劳的太阳公公每天早早地从山背后射出万道金光,然后一点点增加热力,起劲地照耀着拉萨城的角角落落,似乎不照到金色阳光下的人们脱掉厚重的棉衣不罢休。你看,大街小巷一个个甜茶馆门口,津津有味品茶用餐的客人们,无不敞开了胸襟、红润着面庞,其热火朝天的样子恰如北方人在过盛夏。拉萨的大小园林树木间,在温暖阳光与充足水源的作用下,小草们也似乎忘记了季节,绿意盎然。一些年轻人干脆舒展开肢体,畅快地和衣躺卧在温暖的草地上。此情此景,任谁能想到正值隆冬时节!

巍峨矗立于拉萨市中心的布达拉宫,在冬季的灿烂阳光下更显得辉煌耀眼。雄伟庄严的宫殿,似乎在告诉人们,时光从不曾流逝。布达拉宫后面龙王潭里的湖水,也莹莹地绿着,在阳光照耀下,湖水波光潋滟,发出绿玉般的盈润光泽,迟迟不结冰,像是要给鸟禽们一片游戏生活的乐园,而鸟禽们也似乎明白了它的好意,于是,越来越多的鸟禽们汇集于此,白色的鹅伸展长长的颈,抖动洁白的羽毛展示着自己优美的身姿;家养鸭和有着彩色亮丽羽毛的野鸭和平相处;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水鸟,惬意地在绿玉般的水波中舒展翅羽、划动脚掌,一边觅食一边自由自在地嬉戏,清清绿水被鸟禽们激荡起层层涟漪,泛起美丽的波纹。

站立在明媚阳光下,看着水中自得其乐的鸟禽、岸边悠闲自在的人们、温暖的大地和充满生机的绿草,天地间是一派乐融融的祥和。霎时使人的心情受到感染而活泛起来,没有了萧索冬季的凄冷与沉寂。

拉萨的柳树,总是从每年初春的二三月份即开始发芽吐绿,为高原人民撑开一把把小绿伞。已经十一月底了,树叶依然翠绿如新,几乎与松柏一样,四季常青。柳树下,小草照旧是绿茵茵一片,草地上被排列成各种几何图形的低矮灌木也依然呈现出旺盛的生命活力,似乎是在感激阳光给予它们的特别温暖。防洪渠里的水欢快地流淌着,品种繁多的鸟儿三两只一组,或五六只一群,在水渠中自在地追逐嬉戏,在水面上画出各种图案,激起层层涟漪。在没有鸟儿游动的地段,水中清晰地倒映着河岸边的树木,经过水的过滤,竟然比地面上的树木更清晰明丽。

防洪渠外,拉鲁湿地东西贯通,像一个巨大的氧吧,或一叶巨型的肺,将人类最需要的富含氧气的湿润空气,源源不断地输送给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殷勤地保护着拉萨城。站在护栏的外边,能够清晰地看到湿地上那一望无际、高低错落的苇荡草丛。

芦苇丛下,有清亮的水在源源不断地从地底下渗出,仿佛能听到汩汩的水流声。芦苇较稀疏的地方,一片片清亮的水面上,聚集着品种繁多、数量颇丰的鸟类。在就近的一块水面上,我粗略数了一下,竟有十来个类别。在此越冬的鸟儿,不管种类还是数量,都明显比前些年湿地被保护起来之前大大地增加了。这些鸟儿们形体有大有小,羽毛颜色各异,聚集在一起显得五彩缤纷。想必它们的习性也各不相同,但它们安静和谐地同处一片水域,各得其所,自得其乐。

水渠对岸湿地的边上,众多鸟禽们悠闲自得地晒着太阳,耐心细致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而水渠的这边,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旁,绿茵茵的草地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或躺或坐着,亲亲密密地卿卿我我着。多么幸福的年轻人呵!他们把自己融入大自然,无拘无束地把身体坦陈天地间,把心灵交给对方,轻松自在地享受情爱。

拉萨城南的拉萨河,河水由东往西静静地流淌着,不变千年的从容步伐,潺潺的水流在金色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五光十色的莹润光芒,瑰丽而眩目。冬季里河水似乎越来越少,随着裸露出的河床的高低错落,河水已被分割成一道道的小溪流。但这水流不大的河流,因为热情阳光的特别关照,却从不曾结冰。深深浅浅的河水中,各种水鸟在多彩的水面上,自由自在地过着自己的日子。想必这温暖的拉萨河,定是鸟儿们的“春天”乐园吧。

拉萨人民以及生长在高原温暖大地上的动植物们,全然不知山外那严冬冷寒对于万物的肆意凌虐和严峻考验,顾自如此奢侈、惬意而又从容地享受着自己的阳光生活。

何其美哉,阳光明媚的高原古城——冬季的拉萨!

幸福天降节

“这些人都到哪去?”本意是一句普通问话,但放在特殊场景下却会产生特别的效果,甚至意外地生出一些喜剧意味来。我听到这句话时是前年的天降节,当时的情景让我至今想起来都禁不住发笑。也因了这一插趣,而让我从此对天降节记忆深刻。

在宗角禄康公园的南边,紧依于红山脚下平整光洁的转经道上,转经的人流如河水般缓缓流淌着,一个个步履从容。上午金色的阳光如同佛光,普照着虔诚的转经人。明媚阳光下,走在转经道上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乐观与豁达,神态透着宁静与安详。汇入其中,你会感觉被温暖祥和包围着,明知是走在冬季的街道上,却感受不到凄寒与冷清,似乎连空气都是热情的、热闹的。

在拉萨生活已经多年,我自然知道这条环绕布达拉宫的光洁的石板路,被藏族人民称为“孜廓”,是拉萨最重要的转经道之一。这里向来转经人都很多,但明显感觉今天的转经人特别地多,人流似乎快赶上萨噶达瓦节时的盛况了。莫非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好奇心驱使下不禁向身边的老人请教。今天是天降节啊!老人一边回答,一边很不解地看了一眼我这个长得很像藏族的人,不明白我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噢,天降节啊!我略带歉意地重复了一句。

其实,天降节我是知道的,只是这个节日是按照藏历计算的,我忽略了。我随着人流开始顺时针转绕布达拉宫,同时,默默感受着信徒们的虔诚,以及他们心灵特有的宁静安详。当跟随转经人流走到布达拉宫西边的转经道上时,迎面看见三四个20多岁、模样像是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年轻人,醒目地逆着人流走来。他们带着一脸茫然,睁大双眼,似乎在急切地寻找什么。当其中一个女孩子从人群中看到我时,好像终于找到目标般一脸喜悦,急迫得连打招呼都忘记了,开口便直奔主题:“这些人都到哪去?”匆匆说完便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被她的急切样逗笑了,幸好这个问题我知道,而且相关的知识信息基本准确完善。于是,我一边请她掉转方向一起往前走,一边向她讲述了天降节的起源和具体活动内容:“天降节”是人们纪念佛祖释迦牟尼从天界降临人间的特定节日。相传,释迦牟尼佛的母亲摩耶夫人去世后转生在三十三天。佛祖在藏历九月二十二这天专程前往天界为母亲讲经说法。这个事情被当时的印度国王知道了,他虔诚祈请佛祖再临人间为众生转法轮传讲佛法。慈悲的佛祖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应邀于这一天从天界降临人间,为众生广转法轮。后世的人们为了纪念释迦牟尼佛祖的伟大功德,将藏历九月二十二这天定为“天降节”。 从此后,每年的这一天,佛教徒们人人都要举行煨桑上香、供奉、转经、朝佛等一系列拜佛活动。人们现在顺时针转绕布达拉宫就是朝佛转经的一种方式。其它各大小寺院、佛塔等圣迹周围都有转经道,那些居所离市区较远不方便前来布达拉宫的人,会就近选择转经道进行转经朝佛……

女孩听完后,满脸感激,一再向我道谢。她身旁的几个同伴也频频含笑点头,以示谢意。此时此刻,我的心里也是阳光明媚,不是因为几个年轻人的道谢,而是有机会能够将自己知道的相关准确信息传递给渴望了解它的年轻人。

最美仙女节

拉萨千百年来传承着一个美丽的节日——即藏历十月十五的“吉祥天女节”,俗称“仙女节”。藏历的纪年与汉族的阴历比较接近,而阴历的十月已经是隆冬时节。可见,这一美丽的节日是隐藏在寒冷深处的。莫非也是为了给人们冰冷的身心一份美丽的温暖,才在拉萨温暖的冬季里,有了这个堪称最美丽的节日。

“吉祥天女”藏文音“班丹拉姆”,是藏传佛教密宗的最重要的出世间护法神之一。传说,她最早是古印度婆罗门教的主神加里女神,后被佛教吸收为护法神,称为“吉祥天女”。班丹拉姆以及她示现的另外两个不同法相,被供奉在大昭寺的二楼,以红绸遮盖。平时朝拜的人们是见不到她的。后来,班丹拉姆的另外两个不同法相被演绎成了她的两个女儿,并衍生出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班丹拉姆的小女儿白拉姆自幼好吃懒做,后来被母亲赶到八廓东街,在原索康府的外墙上,接受人们的施舍;大女儿白拉白东玛面丑如蛙,却很多情,她与护送释迦牟尼佛像的宗赞战神偷偷相爱了。班丹拉姆知道后很生气,将宗赞战神驱逐到拉萨河南岸,每年只允许两个人相见一次。时间就定在十月十五。于是,每年的藏历十月十五,大昭寺的僧人们要请出掀开了面纱的女神,绕八廓街转一圈。当转到八廓街的东南角时,要稍作停留,以让背上的女神与河对岸的情人遥遥相对片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护法神白拉白东玛与情人相会的日子,演绎成了拉萨世俗民众的盛大节日。仙女节这一天,拉萨城里上至耄耋老妇、下至幼小转经的人们在歇息。定真桑 摄女童,人人都被视作仙女,可以大大方方地向男同胞们索要礼物。想想,满城的仙女,该是怎样一幅美景呵!因此而说“仙女节”是世界上最美的节日,应该不为过吧?

仙女节时,无论在街道上、单位里还是办公室里,成年男性凡是碰见老少“仙女们”,不管认识与否,均要赠予她们节日礼物。大昭寺周围的八廓街则一般是老仙女们集中索要礼物的地方。现在,仙女们的节日礼物全都由人民币代替了。这天遇到仙女的男子们,一般都早有准备,有大大方方给每人一元的,也有慷慨给仙女们十元百元的,甚至有掏出一沓毛票逐个散发的。钱币不论多少,老少仙女们都会乐呵呵地接在手里,而绝不会嫌弃。本来嘛,要钱与给钱都只代表一种心意,图个喜庆吉祥而已。

这一天,拉萨城的女子们在温暖明媚的阳光下,过足了“仙女”瘾,仿佛人人都变身为梦幻般的美丽仙女。如此,才演绎衍生出了寒冷冬季里拉萨城最美丽的节日。

浓情八廓街

随着隆冬来临,拉萨城上空的太阳光似乎也铆足了劲,越来越火辣辣。然而,无论光照多么热情,若与大昭寺八廓街上汹涌的朝圣人流比起来,还是显得平静多了。

冬天来了,大地开始休眠。辛劳了一年的农人们、牧民们停下惯于忙碌的双手,纷纷踏上了关照心灵之路——朝圣。藏区的广大百姓,无论男女老少,心目中的第一个圣地便是拉萨。拉萨的寺庙中尤其以大昭寺和布达拉宫为最神圣的朝拜处。而环绕着大昭寺的八廓街因为其更丰富的蕴涵,无可争辩地成了朝圣人群的首选落脚处。于是,冬季阳光下,人们以各种方式,从四面八方赶往心目中的圣地拉萨,汇集于大昭寺八廓街。你会发现:一向包罗万象、八方宾朋云集的拉萨城,骤然变了神韵,变得西藏地方味道更浓郁了,宗教氛围也更浓了。

来自不同地区的农牧民们,穿着自己家乡的特色服装,带着各自家乡的异样风尘,热情地扑进拉萨的怀抱,迫切地融入圣城拉萨。一股股新鲜的风尘气息,如同给拉萨城泼上一片斑斓色彩,你看,头系红色英雄结的、发间夹以五色彩线的、长袖及地的、皮毛外翻的、厚重的藏式皮靴、厚厚的松糕底配以大红绣花鞋面的藏式布靴,各种装扮应有尽有。使得原本就丰富多彩的八廓街上更加地热闹非凡、异彩纷呈。

随着冬的深入、藏历新年的临近,一拨又一拨着各色服装的人流还在源源不断地涌现。太阳的万丈金色光芒将人们晒得一个个脸膛通红、汗流浃背。终于,男人们先沉不住气了,纷纷开始脱衣挽袖,一些高大英俊的康巴汉子,甚至于光了膀子,只将那厚重的皮袍坠在腰部以下,随着那有力的步伐,衣袖跟着节奏舞蹈般摆动着。密集的人流如波涛般从早到晚涌动不绝,可以说,没有见过这个阵势的话,你不知道什么叫冬日的拉萨!

这个季节也是农牧民们集中消费购物的时期。每天,那黑压压的人流除了涌向大昭寺和附近的各大小寺庙,朝拜里面供奉的以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为主的各位佛菩萨外,还兼顾在那鳞次栉比的大小摊位店铺里采购各类物品。

一时间,八廓街上桑烟袅袅、香气氤氲,诵经声不绝于耳,交易声此起彼伏,天空中阳光热烈,大地上人声鼎沸。好一派兴盛景象!好一个寂寥隆冬中的浓情八廓街!朝拜时是无比地热情、无比地虔诚,而采购物品时又是无比地耐心、无比地专心。在这里,出世间的心灵朝圣行为,与世俗人间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就这么自然而然地相融相携,和谐共处。把个八廓街装点得怎一个神秘庄严、丰盛热闹、异彩纷呈、气象万千形容得了呵!

时光走进了隆冬深处,而拉萨的阳光愈加明媚而灿烂,拉萨人民的生活照旧温暖而惬意,分布于寒冷冬季的一个个节日,也似乎跟拉萨人的好日子一样多。

接下来还有藏历十月二十五的燃灯节,藏历十二月二十七的色拉寺金刚橛节等隆重节日,这两个虽是纯粹的宗教节日,但藏族老百姓依然可以把它们演绎成虔诚信仰与世俗日常生活相融并济的热闹活动。之后,就是藏历新年时那民俗风情与宗教活动难以界定的各种复杂、繁琐而又喜庆、热闹的节庆。这一个个或宗教的、或民间的大小节日,总是适时地为生活本来就悠闲自在的藏族百姓们,送来充分的欢聚和喜乐理由。

而所有的活动,始终都有灿烂阳光的热情陪伴。

联系我们 | 电子刊

主办:中国西藏杂志社  编辑出版:中国西藏杂志社

地址:中国 北京 府右街135号   邮政编码: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权所有 中国西藏杂志社 京ICP备17049894号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