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藏历:

“元代西藏官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

文·图 / 康夏扎西

2012年5月16日,在泰国曼谷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委员会第5 次全体大会上,西藏自治区档案局(馆)申报的“元代西藏官方档案”经过专家投票推荐,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这是继2002 年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后,“元代西藏官方档案”申遗工作取得的又一重大进展。“元代西藏官方档案”也成为西藏首个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项目。

◎ 在泰国曼谷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委员会第5次大会。

本次大会共审议了5个提名项目,其中2 项来自中国,分别为中国西藏自治区档案局申报的“元代西藏官方档案”和广东福建两省档案局联合申报的“侨批档案”,二者均顺利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至此,中国列入该名录的项目增至5项,其他3项分别为《本草纲目》、《黄帝内经》和天主教澳门教区档案文献(16世纪至19世纪)。

年代久远

此次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名录的“元代西藏官方档案”共22件,其中,有4份圣旨、5份法旨和13份铁券文书,这部分档案自成体系,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其年代极为久远,形成于公元1304年至1367年期间,为元代时期,即西藏地方政权萨迦和帕竹时期。

公元13世纪中叶,蒙古帝国横扫亚欧大陆,一向偏居一隅的西藏也未能幸免,被纳入到元朝的控制之下,使西藏正式成为中国的行政区域之一。当时的元朝皇帝扶植西藏的萨迦派宗教首领统治西藏的十三万户地方,不仅结束了西藏近四百年的分裂割据历史,而且开创了以宗教首领为统治阶级代表的西藏政教合一的独特统治模式,为后来的政教合一统治方式提供了现实和理论基础。这部分“元代西藏官方档案”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形制各异

这部分“元代西藏官方档案”不仅有圣旨、法旨,还有铁券文书,因产地和级别不同而形制各异,圣旨皆为内地产手工纸,而法旨和铁券文书之载体全为藏纸。书写形式也独具特色,圣旨皆为从左至右,呈长方形状,而法旨和铁券文书则从上往下,为立方形状。这组档案背面都粘有绸缎布类,以求起到保护作用,延长它的寿命。

文种及文体独特

这组档案里,皇帝圣旨为八思巴文所书写,法旨和铁券文书则为藏文。八思巴文即蒙古新字,元世祖忽必烈时期,西藏萨迦派宗教领袖八思巴奉命仿照藏文创制的一种文字,故称八思巴文,但伴随着元朝的覆灭,八思巴文亦被逐渐废弃。八思巴文作为元朝的官方用文,可转写其他任何一种语言文字,给后人留下了其转写的蒙文、汉文、藏文和维吾尔文等许多历史文献资料。至于藏文字体,现行藏文的基本字体为两种,即“乌坚”和“乌梅”,前者类似汉文的楷体,后者类似汉文的行书。按照著名学者更顿群培先生的考究,藏文行书因楷体速写而成,两者并非一开始就已完全独立的两种不同字体。按照这个角度理解,吐蕃后期已经出现了藏文楷书和行书混写的风格,说明已经有行书的孕育。这部分档案文献的法旨和铁券文书皆为藏文“珠匝夏仁玛”和“珠匝夏滚玛”书写,为行书的一种,且与后来通行的行书有较大的区别。由此,我们可以断定元代萨迦地方政权时期,藏文行书字体已经从楷体里完全分离出来,并在不断地自我规范和完善中。这组档案的藏文字体给我们呈现了藏文字体发展演变的一个重要阶段。

◎ 八思巴文元代档案。

◎ 藏文元代档案。

内容丰富

皇帝忽必烈统治西藏,并封萨迦派宗教领袖八思巴为帝师以来,在元朝,共出十三任帝师,皆由萨迦派昆氏家族来担任。帝师执掌总制院,同时集西藏的政教大权于一身。“西藏元代官方档案”详细记载了皇帝和帝师对西藏一些寺庙予以免税、赐增庄园;对部分活佛、法师则委任官职等内容,这些档案文献不仅反映了西藏正式纳入祖国版图,受元中央政府行政管辖的不争事实,还从侧面再现了整个西藏政教合一政治体制的形成基础以及它的统治形态,为其后来的完全成型奠定了理论和现实基础,为研究当时的历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档案文献资料。

“元代西藏官方档案”的有效保护和保存,又在世界范围内有力地证明了我国历来重视抢救和保护少数民族历史文化遗产并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

联系我们 | 电子刊

主办:中国西藏杂志社  编辑出版:中国西藏杂志社

地址:中国 北京 府右街135号   邮政编码: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权所有 中国西藏杂志社 京ICP备17049894号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本网站内容